陈辞

想在骨子里撒一些温柔月光。


“郊外茂盛的丛林中,是她的墓碑,开满了金色的白日菊。”

“她没能等到爱人回来。”

“而他的爱人,将用一生来怀念她。”



“就死了,就死了,真不像会死!”

“娘,那白脸先生死了吗?”

“都说是死了的。”